news.jpg

彩虹时时彩计划安卓版:中國8大類民營醫院路在何方?選擇決定未來!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老 www.asayie.com.cn 發布時間:2019-09-09

中國的民營醫院最早出現于上個世紀80年代,經過30多年的發展,數量上已經超過2萬家,住院量占比也超過了15%。可以說,民營醫院的發展在我國衛生事業中已經占據不可忽視的地位。
 
目前,為了消除稱謂上的一些偏見,民營醫院也被稱為非公醫院。
 
 
2018年沈陽套保事件的央視曝光后,國家在對于醫?;鷸С齙募喙茉嚼叢窖俠韉耐?,新的政策也不斷出臺,如鼓勵民營醫院發展、鼓勵醫生開診所、DRGS付費等等。
 
新的政策與形勢下,民營醫院到底路在何方?
 
根據醫略營銷團隊的研究,中國的民營醫院主要分為8大類型,分別是莆田系、醫生系、轉制系、收購系、雄資系、轉行系、外資系、公托系,其中從絕對數量上來說,前三個類型的民營醫院數量在整個民營醫院中占比超過了80%!
 
根據艾力彼《2018中國非公醫院100強》名單,醫略團隊選擇前30強按類型進行數量與占比統計如下:
從上表可以看出,不同類型的醫院由于創建歷史、資金實力不同,在全國民營醫院前30強中所占比例也不同。醫略營銷研究認為,在當前形勢下,由于股份結構、經營理念、管理團隊、人才結構等差異,民營醫院已經呈多形態分化發展,可謂是冰火兩重天!
 
莆田系:痛罵聲中多將紛紛倒閉
說及中國的民營醫院,首先要提的一定是“莆田系”三個字,因為曾經莆田人所創辦醫療機構占據中國非公醫療市場80%以上、并在不斷快速壯大發展,所以一段時間內莆田醫院幾乎成為了民營醫院的代名詞。
 
目前在醫療行業內,“莆田系”已經不是特指,而是對那些將醫療純粹商業化、不擇手段賺錢的不規范醫院的統稱(特別聲明:本文以下所述莆田系均是泛指不規范醫院,并不特指莆田人所辦醫院?。?/strong>。也因為不擇手段,全國對于莆田系幾乎是一片罵聲!此罵聲不僅讓整個非公醫療都受到信譽質疑,甚至一些莆田籍即使是規范經營的醫院老板,在對外溝通中都盡量回避自己的籍貫。
 
在改革開放早期,由于信息的高度不對稱,很多行業只要會忽悠,幾乎都可以躺著賺錢!遺憾的是,這個行業居然包含了醫療!
 
由于早期以欺騙為手段“成功”太容易且可以持續很多年,所以莆田系醫院的老板們根深蒂固形成了想盡一切辦法賺錢的理念,哪怕是2010年前后,如果提醫院品牌,在很多莆田系老板看來都是“傻帽”般的笑話!
 
任何不符合自然發展規律的現象終將消失,事關基本民生的醫療更當如此!
 
在沈陽醫保之前,由于無學科技術為核心的品牌支撐,很多莆田系醫院已經步履艱難;醫保監管嚴格之后,不規范經營者更是如遇冰霜,用一個段子來說,就是這些醫院“要么已經倒閉,要么在走向倒閉的路上”。而非公醫院前30強無莆田系身影,也驗證了其不重視品牌化發展的必然末路。
 
醫略營銷建議:莆田系醫院必須擦干眼睛看清當前形勢,也就是唯有回歸醫療本質才有生存與發展的可能,如果繼續沿用坑蒙拐騙的手段,只會加速死亡!
 
醫生系:堅持本質者看到了春天
“我志愿獻身醫學,熱愛祖國,忠于人民,恪守醫德,尊師守紀,刻苦鉆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發展。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圣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祖國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斗終生!
 
很多醫生在入學醫學院校時,都曾經有過以上宣誓。雖然有些醫生后來走上了開創非公醫療之路,但當初的誓言已經烙進心里,所以作為民營醫院的另一大數量主體,醫生系民營醫院可以說是在夾縫中走出了一條陽光大道!
 
與其他7個類型的民營醫院創始者或管理者相比,醫生系民營醫院在成立之初,資金與綜合實力均處于劣勢地位:要錢沒錢,要人沒人!但醫生系醫院早期也有一個競爭優勢,那就是老板、管理者、專家融為一體,既節省了成本,也利于高效率落實。
 
根據醫略團隊對行業內相關情況的了解,2018年以來,與莆田系民營醫院紛紛倒閉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醫生系民營醫院總體呈高速發展狀態,以醫略營銷的多家年收入超過1億的醫生系客戶醫院為例,2018年同比增長均超過了20%,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速依然超過15%!
 
尤其是DRGs收費模式的推行,多家醫生系民營醫院的創始人在溝通中均表示:對于規范的民營醫院來說,DRGs可以消除收費歧視,是利潤提升方面的重大利好,很多醫生創始人更表示:民營醫院的春天來了!
 
醫略營銷建議:醫生系民營醫院雖然目前總體處于良性發展狀態,但由于資金實力的有限性,很多醫院在人才梯隊建設方面呈不科學的啞鈴型結構,如果不盡快解決,必將很快遭遇發展瓶頸。
 
轉制系:體制烙印太深而步履蹣跚
轉制的民營醫院,大部分都是國有企業擺脫社會化職能的改革產物。2002年,原國家經貿委等六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國有企業分離辦社會職能工作的意見》,分離企業辦醫院的工作從此開始大規模進行,數年間石油、石化、鐵路、煤礦等央企職工醫院紛紛轉制。
 
2010年國家發改委等五部委《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意見》提出的“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公立醫院改制”、“可在部分國有企業所辦醫院先行試點”等精神進一步加快了地方國企職工醫院的轉制進程。
 
企業職工醫院,早期由于有著國企的強大甚至不惜代價的資金支持,有很多在改制之前在人才建設、硬件投入方面甚至超過了地方公立醫院。
 
但改制之后,由于股東會、董事會形同虛設,以及國企固有理念已經深深烙在改制后醫院決策層心中等原因,可以說絕大部分企業改制醫院發展滯緩,90年代初的軟硬件優勢在與地方公立醫院、其他民營醫院競爭過程卻漸處下風。
 
在艾力彼《2018中國非公醫院100強》名單中,雖然前30強中有43.3%為轉制系醫院,但在前10強中,轉制醫院只有2家,這與其2000年改制前的競爭實力形成了巨大反差!
 
當然,也有極少部分特殊的轉制醫院得到了很不錯的發展,例如上述名單中排名第12名的宿遷市人民醫院。
 
該縣級中心醫院在2003年開始專制,金陵藥業取得其70%的股權,在金陵藥業出于運行考慮的要求下宿遷市政府持有另外30%,雙方分別讓渡出7%和3%的股份給南京鼓樓醫院。
 
在南京鼓樓醫院的持續支持下,醫院發展不斷加速,2019年2月已經成功晉升為三甲。但這樣的改制醫院并不具有代表性,例如雖然醫院有超過1億元的年結余,作為大股東的金陵藥業卻出于多方面考慮而沒有分紅。
 
醫略營銷建議:對于目前依然步履蹣跚的轉制系醫院,最關鍵的是管理層思維的“轉制”,即只有真正以醫院創業者的心態,順應變化、研究變化、謀求變化,才有可能在多形態的非公醫療中競爭取勝。
 
收購系:文化沖突成為收購與發展最大障礙
由于中國醫療市場增速連續10年以上跑贏GDP增速,以及很多企業醫院轉制后發展滯緩,所以很多境內外上市公司將業務拓展的目光瞄準了醫療市場,如華潤醫療、復興醫藥、遠東宏信、恒康醫療、通用環球、宜華健康等,在醫院收購上往往手筆不菲。
 
根據2018年9月的一份名為《國內上市公司投資(收購)醫院案例大全》的網絡不完全統計資料,涉及醫療投資的上市公司有51家、涉及被投資醫院109家!
 
截至2019年4月末,中國境內上市公司共3627家,總市值約60萬億元人民幣,如此計算上市公司平均市值高達165億!
 
可以說,上市公司在民營醫院面前絕對是財大氣粗,如果能以真金白銀為醫院軟硬件發展進行輸血,理應迎來被收購醫院上下一片呼聲、讓醫院發展顯著加速,但實際情況呢?
 
雖然用了多個關鍵詞進行組合搜索,醫略營銷團隊發現公開媒體鮮有民營醫院被收購后發展加速的報道,反而是負面信息眾多,其中比較知名的是華潤醫療,其在收購高州市人民醫院、一汽總醫院、婁底市第一人民醫院、湛江市第二中醫院等醫院的過程中,均發生了職工群體抵制的事件。
 
今年7月,媒體爆出黑龍江建華醫院與收購其股份的母公司創新醫療的恩恩怨怨,8月份,又爆出濟民制藥花2億收購醫院陷官司、海王生物收購被抵觸等負面新聞。
 
醫略營銷建議:民營醫院在被收購后,創始人須清醒認識到資本逐利的嗜血性是很難改變的,如果要讓醫院保持健康的長期發展,必須在管理決策上多一些符合醫療行業屬性的思考與堅持。
 
雄資系:管理理念與架構決定當下與未來
對于雄資系民營醫院,醫略營銷的界定是:在中國大陸擁有非醫療產業且資金實力雄厚的投資者以其擁有的少部分資產所創始投資的醫院,常見的是隱形富豪或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由于看好醫療的長久剛性需求而投資。
 
雖然雄資系因為有著強大的資金實力,可以在創始階段在規模上、人才建設上超越醫生系,但在2018中國非公醫療前30強中,雄資系的類型數量與醫生系卻打了個平手。
 
根據醫略營銷對雄資系民營醫院的了解,這種類型的醫院由于有強大資金支持,所以多能夠注重醫療品質,但總體上卻處于兩極分化的狀態:能夠遵循醫療行業須長期品牌化發展的理念、管理架構設置得到者,已經得到了很好的發展;而持快速盈利思想或管理架構不當者,往往處于長期虧損狀態。
 
以管理架構為例,很多雄資系由于投資者對醫療行業過于陌生,眼里看到的往往是三甲公立醫院的人滿為患,于是不惜重金挖三甲醫院在職或退休人才并委以經營與醫療的雙重重任、甚至經營發展、醫療業務、學科技術三者兼顧,這種無視體制與資源差別的做法,難免遭遇滑鐵盧。
 
醫略營銷建議:發展不佳的雄資系首先要對規劃化醫院的投資回收期有清醒的認識,所設置回收期應在6年以上,其次要理清總經理與業務院長的管理關系,推行分權而治。
 
轉行系:行業陌生導致隱患重重
與雄資系相比最大的差別是:雄資系所投資醫院的資金量只占其資產的少部分,而轉行系卻占了大部分甚至全部,如此類似背水一戰的做法,必然影響很多投資人的心態。
 
從2018中國非公醫院前30強各類型醫院數量也可以看出,雖然前30強中也有轉行系,但數量卻非常有限,遠少于轉制系、外資系、雄資系、醫生系。
 
近幾年來,由于經濟形勢的總體下行,很多行業發展不景氣,少部分已經在其他行業獲得一些積累的小規模資本方紛紛瞄準了醫療行業。而由于對行業的陌生以及后續資金的艱難,很多轉行者原想步入朝陽產業卻深陷泥潭!
 
通過與多位轉行系民營醫院投資者的深度溝通,醫略營銷團隊發現,導致其困境的主要有4個方面的原因:
1)投資預算嚴重失誤,后續資金鏈斷裂;
2)低估了專家人才的聘用難度,患者數量遲遲上不來而經營慘淡;
3)以粗獷式管理應對精細化客觀需求,管理混亂;
4)不善于建設知識分子密集型機構的文化,留不住人才。
 
醫略營銷建議:資本寒冬期,轉行投資醫療須三思且量力而行!尤其是在醫院規模上,當預算資金超過所擁有資產50%以上時,規模越大則失敗概率越高!
 
外資系:勝敗關鍵取決于是否服水土
此處外資系指中外合資、外方獨資的醫院。這些醫院一般是偏高端定位,引進的技術和管理理念也是國際范。外資系為業內廣泛知曉的當屬和睦家醫院,作為大陸第一家外資醫院,和睦家以高端定位、高端服務并因某知名明星的分娩入住而一夜響遍全國。
 
經過20多年的發展,和睦家在北京、上海、廣州、天津、青島、杭州,博鰲等地都設有醫院和診所,以7月底復星醫藥5.23億美元出讓和睦家42%的股份計算,和睦家當前市值約為87億人民幣。
 
盡管連鎖規模與知名度都走在外資系前端,但和睦家的盈利狀況卻并不樂觀。2018年和睦家實現收入人民幣20.6億元,但凈利潤虧損約1.8億元!
 
與和睦家不斷擴張發展相比,更多外資系醫院卻沒能如此幸運!尤其是近些年新開設的一些外資系醫院,有的尚在嬰兒期卻已經陷入管理困局、投資方頻換。
 
根據醫略營銷的研究,水土不服是很多外資系不能如期發展的關鍵原因,而“不服”主要表現在3個方面:政策環境研究不夠而影響效率、社會環境融入不夠而缺乏文化、市場環境調查不夠而策略失誤。
 
醫略營銷建議:市場唯一不變的法則是永遠在變!外資系僅引進前沿技術、更人性化服務理念并不意味著能占據市場,尤其在醫院內部管理和品牌對外推廣方面,如果照搬國外模式注定會失敗,只有結合中國特色環境、順應中國醫療界文化、理清中國患者就醫選擇要素才有望迎來良性發展。
 
公托系:公益性與營利性也可撞出成功火花
所謂公托,是指民營資本將醫院建設好以后,委托擁有附屬醫院的醫學院?;蜆⑷滓皆航泄芾?。
 
上海是開展公托模式比較早的城市,2004年7月,由香港九龍集團投資的蘇州九龍醫院,與彼時的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簽訂了為期8年的合作協議,商定:在國家法律和政策允許的前提下,上海第二醫科大學在教學、科研、醫療和管理等方面對九龍醫院給予支持,實行統一的規范化建設,將九龍醫院納入非直屬附屬醫院工作范疇。這個合作,也標志著醫學院校牽手社會資本的公托模式誕生。
 
2005年,香港江源集團與汕頭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達成了合作共識,即香港江源集團將投資興建的汕頭潮南民生醫院委托后者進行全面的經營管理,按當時的說法,這次合作開創了公立醫院托管民營的先河!
 
這兩個開創先河的民營醫院因為公托管理,也得到了良好的發展!在艾力彼2018的非公醫院全國綜合排名中,蘇州九龍醫院排名第8,汕頭潮南民生醫院排名第26。
 
但并不是每一家公托醫院都能如此良性發展,例如2011年初,湘雅醫院與投資近6億的泰和醫院簽訂了20年的托管協議,但僅僅3年后,湘雅醫院就發出聲明“決定自2014年8月31日起全面終止托管,此后中南大學湘雅醫院不再派遣醫務人員到長沙泰和醫院工作,長沙泰和醫院一切事務均與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無關”。
 
隨著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本投資醫療,采用公托模式的民營醫院日漸增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社會資本在醫療行業資源及行業經驗方面是空缺,所以創設之初即與醫學院?;蜆⒁皆航⒑獻?,另一方面,由于醫療行業的知識密集型、公立事業型與私立盈利性共存等特點,很多資本在走了一段彎路后,回過頭來覺得還是委托公立托管踏實。
 
再者,考慮到少部分民營醫院對醫患關系的不利影響,政府也鼓勵公立醫院介入非公醫療的管理,如福建、廣東多地在近些年都出臺了公立醫院托管民營醫院的鼓勵政策。
 
醫略營銷建議:醫療的管理復雜程度、行業特殊性、人才高度依賴等特點,導致非醫療行業資深者才創辦民營醫院后容易一頭霧水甚至誤入歧途,如果能讓公立三甲醫院在人才、技術、管理等多方面深度介入,并明確好權責利,則公托對掙扎中的民營醫院也許是一種好的選擇。
 
以上8大類型涵蓋了中國民營醫院的絕大部分,當然不排除少部分新類型民營醫院的出現,例如醫生集團在資本支持下的新建醫院、互聯網醫院等。但不管是什么樣的類型,上述各種發展形態都有著其值得研究借鑒的內外原因,尤其是當前很多業內外人士都提出“民營醫院路在何方”的疑問時,各民營醫院高管更應該清醒看到未來的發展機遇與挑戰,而路能走多遠、能都多寬,更多取決于醫院運營的價值體系與軟硬件的建設體系